ClawCucumber

#EC#Will you stay tonight(1)

与鲨美现实相反的设定。。[并没有]

玻璃碗儿:

已婚男人Erik和gay同事Charles的AU。


别问我为什么老跟night过不去,不知道我起名废吗【。


这是一个关于婚外情的故事【。很严肃的【。




1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日傍晚。按照Lehnsherr家的传统,只要Erik不出差,每周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来到距离住处一街之隔的家庭餐厅,进行小小的、温馨的聚餐。通常这个时候孩子开始向自己不常回家的父亲汇报自己一周的生活,Pietro又打破了学校的田径记录,Wanda又在测验中拿了第一——孩子们就是喜欢把哪怕很小的成就都展现在父母面前。而Erik则一边喝着他那杯德国黑啤,一边毫不掩饰的展示着自己的一口白牙,笑的得意洋洋:“不愧是我的孩子,一定是遗传了我的优秀基因!”“你能贡献的也只是基因了。”Magda瞥他一眼,“也不看看是谁辛辛苦苦把他们拉扯大。”


  “辛苦你啦!”Erik揽过自己的妻子,“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家在外面奔波啊。”Erik在一家旅游公司供职,虽然已经身处管理层,但还是需要不时出差与各地的酒店景点搞好关系。按他的话说,一个月里他呆在飞机上的时间绝对比呆在床上的时间长。不过托这份工作的福,Erik得以接触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这对讨厌一成不变的他来说是一件乐事,累点也值得。


Erik这么想着,嘴又咧的大了一点。他对面正好从书中抬起头来的Wanda被父亲狰狞的嘴脸吓了一跳,手一抖碰翻了面前的西瓜汁。红色的汁水一下子溅到了Erik的蓝色衬衫上。“oh小心点我的小女孩!”Erik接过Magda递来的餐巾擦着胸前衣服上的果汁,但看起来没什么效果。他只好站起身来:“我去卫生间清理一下。”


  他们一家习惯坐在餐馆最深处的角落大桌,所以要走到吧台后面的卫生间,Erik要穿过整个餐厅。他小心地绕过用各种坐姿坐在凳子上、挥舞着手臂交谈的人们,转过拐角,仔细的看着脚下以免被台阶绊倒,然后抬起头来——对上了一双熟悉的湛蓝色眼眸。


  “Charles?”Erik下意识的念出了这个名字。坐在窗边桌前、正慌乱移开目光的矮个子青年正是他的同事Charles·Xavier,算是他的搭档,两个人经常一起出差。Charles温和风趣,比起不苟言笑的Erik,他更懂得如何与别人周旋。Erik很喜欢和这个幽默乐观的家伙一起工作,不仅Charles可以帮他搞定那些烦人的寒暄与应酬,而且和一个心态年轻的人相处自己也会变得轻松。其实两个人的关系可以算得上是不错的朋友,但这次偶然碰见,一向有礼貌的Charles竟然移开眼神假装没看见他,这让Erik非常不解。他向Charles的座位走去,却在一步以后猛地刹住。


Charles在和某人约会。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让Erik震惊的是,坐在Charles对面的,刚刚探过身来亲吻Charles脸颊的那个人——是个男人。


  老天,让公司姑娘前仆后继追随的、在众多爱慕者中游刃有余却一直单身的万人迷Charles是个同性恋?


  太过震惊的Erik飞快的倒退几步,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衣服上的汁水还是洗不掉,Erik在洗手台前揉搓着布料,脑子里却在思考着Charles的事情。平常也没看出这家伙有什么不同啊?出去旅行的时候还住一间房。虽然是两张床,但是现在想起来还是怪怪的…….


  “Erik。”身后轻声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Erik猛地转过身,看到Charles正看着他。Charles的脸红红的,头发也有点乱,嘴唇看起来比平时更加红艳——是刚和他的男友接过吻吗?Erik胡思乱想着。“Erik......真巧。”Charles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啊…是很巧,我正好带Magda和孩子们出来吃个饭。”Erik只好顺着话题说下去,觉得气氛尴尬极了。“…听着,我的朋友,”Charles深吸一口气,恳切的用他那双时刻湿润着的蓝眼睛注视着Erik,“今天你看到的事情,请不要告诉公司里的人……虽然现在大家都很开放,但是终归不会平等对待——不会平等对待我们这种人的。我总有一天会告诉大家的,不过不是现在。”他的眉毛皱成一团,紧张而又局促的做着吞咽动作,脖颈白皙的皮肤下喉结缓慢滚动。Erik总觉得他是在忍受什么,类似悲伤的回忆或者对自己的厌恶——他的心底升腾出一种怜悯,好像是怕吓到Charles似的,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不会说的,我保证。”


Charles看起来松了一大口气,他恢复了Erik熟悉的那副轻松表情,勾起嘴唇毫不吝啬的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谢谢你,那我们周一见!”动作夸张的挥挥手,Charles像个孩子般蹦跳的跑了出去。


  这家伙…其实活得也挺不容易的吧。Erik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他上大学时认识一个女同性恋,女生非常开朗的公开了自己的取向,大家也表示毫不在意。但是Erik曾经看到她的舍友和别人凑在一起谈论她,语气讽刺又鄙夷。后来大家渐渐地不再装作不介意,开始有意识地排挤她,甚至有女生被她不小心碰到都会骂一句恶心。最后那个女生转学了,Erik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只记得最后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的眼里满是受伤和恨意。


  温柔的Charles,善良的Charles,个子小小的Charles,曾经也被这样孤立过吗?Erik想象他撇着嘴、蓝色眸子里盛满泪水躲在角落的样子,竟然有些心疼。周一上班的时候给他带去他喜欢的那家店的芝士蛋糕好了…Erik试图解释自己内心那种同情和怜惜的感觉,他觉得是对弱小者本能的保护欲,就像他那年把被街头混混欺负的Magda护在身后一样,他认为自己有能力也有义务去保护那些弱势的人。


  “爸爸!妈妈说洗不掉就算了我们该回家了!晚上我们还要放电影看呢!回家回家!”随着一连串语速极快的清脆声音,Pietro飞快的跑了进来。“好的,我们回家!”Erik抱起自己总是上蹿下跳的儿子,大步走出了卫生间。Magda正领着Wanda在门口等他,Erik笑着走过去。他放下Pietro,转身看向窗边——刚才Charles和男友坐着的桌前已空无一人。


  “走吧,Erik。”Magda招呼他,“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Erik回头朝她微笑着,领着孩子走出了餐厅。


 


TBC


————————————


我好想认真的写这篇文章啊…就是文笔真的不太好,一严肃起来就很生硬…


这是关于婚外情的故事,算是对小三什么的的一种讨论吧。【之前看到女儿斗爸爸小三的事情产生的思考orz


把Magda写的很温柔,因为两边都很好的话是更难抉择的吧。



评论

热度(70)

  1. ClawCucumber玻璃碗儿 转载了此文字
    与鲨美现实相反的设定。。[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