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wCucumber

啊啊啊居家生活!


小麦越狱了:

最近忙作业忙到死只能摸个鱼了_(:з」∠)_

ec夫夫生活之刷墙

请自行想象“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本来甜得没人性,看到是天启上映的日期眼睛一下子就湿了QwQ


小麦越狱了:

ec高中au、新图~食用愉快~反正我是画的很愉快

照片是毕业舞会ec获评国王和王后,至于为什么emma不参与竞争“万一没当选太丢人,白忙活不说还让人笑话。再说你觉得学校里有男生配当我的舞伴么。我还是当主持人好了。”于是毕业舞会那天emma以主持人的身份完胜所有在场的雌性生物。


花絮篇:照片日期是天启上映日期、他们的衣服都是从这届奥斯卡红毯上照抄的(有看老爸老妈的么??当我知道巴尼和莉莉前男友是一对的时候感觉人生都得到了升华~)花束的颜色有参考夏洛克、有没有眼熟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charles穿背心、因为那是wesly哈哈~

第二段立马哭出来Q Q  到底是我等你转身离开还是我等你转身回来……


茶爽还是叉双:

用阿岁推荐的《沙罗双树》http://t.cn/RZFbVbc 的曲子填了个EC同人歌词😳 双视角 而且(好像)还是HE

看哭了挖坟也要转一发qwq


安利好好吃: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83454/


正确答案就是——雨蝶233333


之前用PR剪过一次,还选错格式,然后就一直心有余悸……在女神们的鼓励下我又鼓起勇气打开了PR开剪!!

虽然这首歌我以前也剪过别的CP的双视角的,但是因为很喜欢这首歌,而且还充满了童年的回忆……所以EC也来剪一次~~

这首歌真的还蛮万能的orz


感谢各位仙女们提供各种灵感给我,还帮我检查半成品,同时还要感谢肥皂女神的悉心指导,我终于会用AE啦!!QAQ……虽然还离女神的要求很远,不过我会慢慢努力的…………

想想两个月前刚开始剪EC的时候,还只是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脑洞着,然后偷偷舔着大家的产出,从来没有料到有一天也能融入这个圈子XDD~

卧槽好美好羞耻!!!

SSS:

涂一涂给 @沉醉不起 ,纪念下蒙巴萨万XD~


自从用了lofter,羞耻心就少的可怜.......


哈哈哈配词笑晕在厕所

-LLA-:

赶在展前最后一天终于画完了 OTL…… 明天大早去敲店家的门唉~

E:"媳妇儿~把头发剪了吧,我们得尊重原著,这就是主角的命”

救命哈哈哈,演员还那么贴合!

谢扶苏:

贵圈真乱2333333333

荒腔走板:

漫画都来自【这里】。

今年的影后姐姐对不起了……原图是五军之战的海报,啊,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Xover太乱就不打tag了。

红骷髅冷嘲万磁王,绯红女怒斥薄情父。

【EC】You're a singer, and I'm your dancer. Chapter9

Charles真是个笨蛋呜呜

走吧:

Chapter9


 


Erik觉得自己燥热难耐,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想跟Charles做爱。他听着浴室的水声,想着踩在那些汇成漩涡的水汽里Charles雪白的脚踝,下身就不可抑止的硬了起来。


Charles在他试图跟他一起挤进浴室的时候推开了他,他像在嫌弃他的着急,事实上他没有错,Erik想自己必然是饿久了的猛兽,可Charles是受惊的兔子,吃他要有些耐心。


他只好给他关好门,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冲进去然后就着水流把他按在浴室的墙上狠狠的进入他,抚摸他浑身肌肤,然后一起达到高潮。


他的心里还有无数疑问,Charles到底跟那个女人说了什么,交换了什么,到底为何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聪明?


Charles没有那么简单。


可这些疑问在他的性欲面前变得无关紧要,他想着Charles白皙柔软的身体,低吼在他的喉咙口快要烧起来一般难以控制。


而他的小律师终于在他在床上第三十次翻身时关了水。


 


“Erik。”


氤氲的水汽跟着他一起从浴室跨出来,他的头发滴着水,他的嘴唇恢复了那种滴血般的红,他的眼里带着湿意,像带着撩人的勾引。


他走到房间那面落地玻璃窗的边上,夜色映在他的脸上,像为他化了一场漂亮的浓妆。


他就站在那里,背对着Erik,似乎饶有兴趣的看夜景,开口的音调却有些高而发抖,“能帮我个忙,把灯关掉好吗?”


Erik从床上跳起来,然后把灯关了,房间内顿时陷入了一片迷蒙的黑,只凭偌大的玻璃窗透出外界星星点点的光明。


他从后面拥抱了Charles,他穿着浴袍,刚刚洗完的头发是柑橘的香味,而他只要解开腰带,里面就是赤身裸体了。


Erik急不可耐的开始舔他可爱的耳垂,从他胸口略微敞开的地方将手伸进去,Charles被水烫过热热的皮肤敏感得像处子的身躯,一碰他就浑身瑟瑟的抖起来,软进他准备好的怀里。


Charles把双手撑在那一整面玻璃墙上,他难耐的扭动着身体,他的小腹随着呼吸收缩,黑暗让他身上的触觉被放大了好几倍。Erik一切的热切、焦急、充满占有欲的抚摸,都让他浑身颤栗。


他的浴袍顷刻间就被Erik剥下来,顺着他翘起的臀部落到了地毯上,他感到脚上热热的,身上却因为突然失去了遮挡而有些发凉。这感觉化成一种奇妙的感觉扎进他的心里,又从心里变成一些更为敏感的脉冲,流进他的四肢百骸。


他发梢的水淌进他的脖子,却没有任何一个Erik顺着他脖子落下的吻来的让他浑身发痒。他吞咽着炽热的空气,喉结顺着唾液的声响翻滚着,消灭他的理智。


而更让他欲火焚身的是Erik充满性感的声音。


“Charles,你好美,”他的热气熨在他的后背,他蝴蝶骨的中央,他的腰越发无力,他几乎要顺着这面墙跪下来,Erik拖住他的腰,然后把他更紧的拉向自己,“我可以进去吗?”


Charles头顶的发丝纠结着印在那面冰冷的玻璃上,他叹着气,像唱着好听旋律的夜莺,Erik的手指在顺着他的臀瓣朝下滑去,似乎只要他稍稍点头,他就会进入自己。


“我在浴室做过扩张了,”他的声音因羞赧而显得气若游丝,他感到Erik在他身后怔了一下,“你直接进来就好,Erik,求你……快……”


Erik的吻像天上落下的大雨,那么沉重,那么快,每一下都敲的他背穿到心口一样的疼。他的呼吸是扰人心智的毒药,稍稍一点就让人难辨方向。他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用他沉重的喘息和比情话更甜的抚慰。


“Charles,”他喊着他的名字,将自己挺入了Charles的身体,一种比以往更热的湿软将他柔化,Erik伏在Charles微烫的背上寻找理智,“我有生以来头一次那样害怕。”


他不想弄伤他,他必须缓慢一些,轻柔一些。


Charles在他的视野里喘息着抬头,他的呼吸形成一种暧昧的白雾,染上他面前的那盏玻璃窗,Charles像是在他眼前飞着,他好像漂浮在空中,漂浮在Erik历经数十小时担惊受怕后心智放松的仙境里。


“Erik……Erik……”


他的身体是花瓣的中央,香甜得让人舍不得放手。可他是柔软的易碎的,他曾经的孤傲是从万丈高空垂直落下的飞鸟,在坠地前就已成尸骸。他那样不顾羞耻的朝他打开身体,急切的用他炽热的内壁包裹着Erik的欲望,引诱着他,让他射在他的体内。


Erik安抚着他,他的嘴角尝到一些咸咸的东西,大约是内心破碎的缺口,淌出对眼前这个人装不下的爱意。


“别急,Charles,”他扶着他的腰,顺着他的人鱼线朝下滑去,Erik用手覆盖上Charles柔软外皮下已然挺立的性器,他挤压着他的前端,挤压着朝外渗出粘腻体液的地方,“今晚不需要着急。”


Charles的呻吟带着些哭腔,他的腰随着呼吸摆动,Erik的手指灵活又有力,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他舒服的秘宝都藏在身上的何处。


他吻着他脖子与肩背相连的地方,吻他因为抬头而在那里形成的一个小小的凹陷。他的手指掐在他性器的根部,顺着那些充血的静脉来回抚摸。他的性器,那像一把让人神魂颠倒的法杖,把它插在Charles体内,他的一切思想、情欲,他的动作、呼吸,都只会受命于它。


他惊喘着,尖叫着,哭泣着,他浑身的骨头都像要被Erik的操弄搞到散架,可快乐的情欲却让他四肢都酥麻,他的脚尖在落地的浴袍里蜷曲着,他的手指紧紧的扣在透明的玻璃上,指尖惨白却抓不住任何东西。


他要高潮。


Charles的精液射在了令他恍惚的夜色里,被那面薄薄的透着寒意的玻璃格挡着,白色的粘液顺着他下体的颤抖从玻璃窗上流淌下来,从他双腿之间流淌下来,低落在地毯里。


他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他松开支撑着身体的手臂,跌进Erik因高潮而同样疲倦的双臂里。


“Charles……”


Erik抱着他缓缓坐下,他想再度亲吻他炽热湿润的唇,可Charles的头颅似乎失去了一切力气,他的手臂耷拉下来,他失去了意识。


Erik突然才发觉到他不太对,他把他抱起来,匆忙的放在了床铺上。


Charles似乎连呼吸的力气都被抽离,他一动不动的躺着,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呜咽。


Erik伸手打开了灯,随后看到了Charles裸露的身体。


 


他的手臂他的腿,他的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瘀伤。


Erik此刻才明白为何Charles坚持要先去洗澡,为何要让他关灯,为何急切的想要他。他太愚蠢,他起先以为这只是一种情趣,Charles从未有过这种热切的情欲。


包括他滚烫的身体。


他的身体在痉挛,他的脸色白的像纸,嘴唇却红成绛色。


他在高烧。


Erik恨不得将自己掐死在一小时前的车里,他匆匆忙忙的捡起浴袍将Charles无力的身体裹起来,冲向房门口。






———TBC———



转过来方便天天看到qwa

柠檬糖与红围巾:

身体里的碳 可以制成九千支铅笔 赠给诗人 但每根铅笔必须配一块橡皮 
身体里的磷 要制成两千根火柴 全部给盲者 让他点燃血中的火焰 
身体里的脂肪 还能做八块肥皂 送给妓女 请她洗净骨头去做母亲 


身体里的铁 只够打一枚硬币 留给我漂泊一世的灵魂 就从爱人

身体
上穿过去 


图来源见水印↑



好像说了(或者没说)“就是这样,Erik”

鲨鱼咧嘴笑着对海豚说:

其实Charles在明白Erik接下来要干什么之前一直都在为他的能力露出鼓励和赞美的笑容……哎

ZERO:

#EC#在Chalres即将中弹之前,在他和Erik已经出现裂痕的时候,Erik能顺利使用能力的那一刻,他依旧为他的进步而弯了嘴角.